包子脸with豆腐心

越狱

      昨晚英国老师发email给我,说要我回个邮件表示知情并且同意她用我毕业论文的部分内容继续做研究。说实话收到这封邮件之后我着实用了整个晚上的时间搜罗电脑里的蛛丝马迹回想了一下我论文写的是什么。七拼八凑终于想起来,写的是“社交网络对中国一线城市女性的情感伤害与负面引导”。

    矮马我真是现在才顾得上兴奋, 真是有种成功给私生子上了户口的赶脚啊,因为我当初一直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太偏太八卦,但是如今被老师这么一用,绝对是被给了名分一般的苦尽甘来。

   当初决定写这个题目是因为想写社交网络,认真地想过以后,我决定从负面影响的角度来了解一下受众对它的认识,并且从中挖掘出人性被媒体利用的那些身不由己的劣根性。整个取材过程,我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跟各种在国内使用新浪微博、微信、qq空间的职业女性聊天。在这个过程中,我尽可能屏蔽了我个人对于社交网络的认识与使用经历。 但最终,汇总大家的意见, 我想我对于社交网络以社会学、心理学和传播学的角度的看法绝不是个例。简而言之,社交网络对于一线城市的职业女性来说,可以被形容成监狱。

   大老婆们, 每天上网侦查“彩旗”们的动态。她们先找到老公的好友的页面,然后翻遍好友清单,如果老公的几个密友都同时关注了一个疑似女性的微博,而恰恰自己老公也关注了。那么,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嫌疑人之一。 她会点击悄悄关注,每天关注这些“情敌”的风吹草动。然后,她们愤怒,诅咒,做小人儿扎针...再然后,她们沉住了气,咽下了愤怒,在老公面前装不知道,以不变应万变。 

   小老婆们,当然知道大老婆的微博。于是,她们收藏夹里必然有大老婆的微博,为了防止其发了又删,通常qq截图是必要的技能。 她们会分析,大老婆的哪一句话是为了气自己,哪一句话是在秀恩爱,哪一张照片是p过的,哪一只包包是A货。然后,她们嫉妒,她们大哭,她们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她们看到情感专家的话就觉得句句都是在讥讽自己。然后,她们会自我折磨,然后再跟男人哭闹,最后,她们会获得安慰奖或者遣散奖金。

   女神们,每天在微博上晒幸福。她们在网络世界里有着完美的生活。生活在她们的世界里的一切人简而言之就是三个字:上赶着。 完美的父母老公男友同事公婆...每天上赶着没缘由地对她好。她通常拥有一份轻松体面离家近挣钱多的工作。每天吃的比猪还多,  但是胳膊细的跟绣花针一样。她的生活里有花不完的钱,推荐不完的护肤品,秀不完的恩爱。然后,她们通常会在一呼百应的拥趸中找出一两个不那么支持自己粉丝,然后公开回复该粉丝,挑起口水战...偶也,这一上午终于不无聊了。

   女屌丝们,每天机不离手地坚信着羡慕着幻想着女神的完美生活。她们坚信女神的同时也开始坚信命运而忽视努力与奋斗。她们有人会不平衡。有人会依照女神的着装去买个高仿品掩盖自己的屌丝实质。她们巴望着女神的老公然后慨叹自己身边本该去好好珍惜的爱人,总之,对自己的生活越来越不满。我真想问问她们, 你看看人家女神什么样?你什么样?有什么好比的?

   当然,还有无数非典型社交囚徒前赴后继地迈进社交网站的大门,从此以后,生活不再受自己控制。 明知道使用社交网站对自己的情绪和生活都没有好处,但是,她们不能自控,她们忍不住不去好奇和探究,于是她们受伤害,但依旧欲罢不能。她们忽视了自己的感受,忽视了身边亲人的感受,唯独特别在意网络那一端的那些虚拟的人。 她们为虚拟而活,享受虚拟的乐趣,最终,也必然会正在无尽的虚拟中迷失自我。看似她们在控制计算机和各种移动终端,事实上,失去自由的正是她们自己。

  网络是假,但内心的需要是真的。有时我真的想告诉所有陷入囹圄的女人们,面对自己的需要,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她们需要男人带来的安全感,需要别人认可自己的幸福,需要他人的羡慕与仰视,这并不是错,只是一种需要罢了。能够满足需要的唯一途径是改变自己,其他的方式,或许能够暂时缓解欲求不满的痛苦,但就像饮鸩止渴,必然会有更大的灾难足矣淹没早已分辨不清真假虚实的你。

评论
热度(3)
© tiger要快乐 | Powered by LOFTER